尖東至羅湖──青山走犯大行動2016總結


map-for-walking-to-lo-wu

十二月十日,我和三位親友成功挑戰由尖東行路去羅湖,全程花了十五小時,由朝行到晚,無計算實際距離,估計最少也有一個全馬,這麼高興,當然要寫篇文以作紀念。

這個瘋狂的構思是怎麼來呢?源於兩年前,我在北區面書group見一網友說自己單挑由上水行路出尖嘴,過程如何千辛萬苦。此post引起很大迴響,過了不久,有北區街坊效法,在網上組隊,約有十人報名,他們的代號叫「KO整條東鐵線大行動」,起點仍是上水,問題是,總站是羅湖,由上水出發,怎能算「KO整條東鐵線」?羅湖至尖東才叫mission completed吧。於是我暗下決定,雖千萬人吾往矣,由小弟出手,重新演繹現代版二萬五千里長征,一不做,二不休;不成功,便成仁!

1

還有一個原因。此行是向逝去了的童年致敬。

以前細細個,好鐘意三五成群去「探險」,所謂探險,只是入黑去一些未去過的荒野遊玩,途中幻想有鬼怪出沒,要合力打怪獸。現在回想當然荒唐,但小孩子就是喜歡。人大了,莫說「探險」,就連約出來食餐飯聚聚舊也難過登天。於是我想,何不透過此行,回味昔日「探險」的樂趣?而正正因為有「探險」的原素,所以我選擇逆走,夜探羅湖,「探險」味更濃。

2

小弟坐言起行,預早幾個月在FB出post召幕隊員,初時反應不俗,好多朋友表示有興趣,但當日子臨近,原先說要join的人陸續退出,也難怪,要將興趣變成行動,還要是由朝到晚的瘋狂行動,不是人人負擔得來,尤其有家庭的,要先徵得老婆大人同意,這份勇氣,也不是人人有。所以,我要向其中一位隊員豪哥致敬,他跟我一樣,為了完成壯舉,不惜拋妻棄子一整日,比當年心口掛個勇字的清兵更勇猛!

4

另一位隊員駒哥也是勇者無懼,為了陪我癲,竟然改動做冬的時間,叫家人把晚飯改為午餐,方便他下午歸隊。所謂做冬大過年,他對小弟的支持,小弟感動之餘,亦覺得非常不好意思,謹在此講句:駒哥,我欠你一份人情,以後有事用得著小弟,即管開聲!

5

還有基哥,他是淘之弟,雖有舊患而仍應邀冒險參加,勇者無疑也!他的義舉,令three idiots變成四大癲王,多個人多個照應,也更盡興,官腔講句:的確令活動生色不少!

6

說回當日。一行三人於早上七時半在尖東出發,我的策略是前快後慢,趁大家朝早有氣有力,行快兩步,希望早於預定時間到達深水埗,省下的時間,可作為中後段欣賞風景之用。事後證明這個策略效果顯著,更是最後得以上山的關鍵因素。此乃後話。且說我們到達深水埗時,只是早上八時五十五分,比預期早了半小時,而這半小時的優勢,一直保持到夜晚因體力下降才消失。

7

我們經大埔道越過馬騮山,在水塘稍息兼閒談,去到大圍,只是十時半。駒哥短暫離隊做冬,基哥則在沙田與我們會合兼午膳,在翠華吃了個高熱量的焗豬扒飯,再上路。當日天晴,乾燥有微風,正午太陽暴曬也不覺辛苦。

8

我們經城門河入科學園,稍息,再經吐露港入大埔,期間有新奇發現:自動滑浪板(見下圖)!第一次見,好有趣,也可能是我們大鄉里,誰知道,你見過嗎?

9

長征前,我特別提醒隊員帶備膠布,以防水泡,殊不知自己老貓燒鬚,行吐露港時對腳趾的隱隱作痛掉以輕心,在海濱公園除鞋檢查,才發現水泡已成,亡羊補牢,為時已晚,只能稍稍舒緩痛楚,認真失策。

話分兩頭。駒哥亦於此時做完冬,正坐火車入太和歸隊,湊成四大癲王,然後一行人在老麥吃雪糕補充糖份,走時又有開心大發現:老麥後門連接一公園,設施獨特,樓高三層,有滑梯連接,狀甚好玩(見下圖),連我們也想玩埋一份,但奇怪康文署何以這麼有創意?看真一點,原來這個公園歸老麥管理及所有,聲稱是全港唯一的「麥當勞家庭式旗艦餐廳兼戶外PlayPlace樂園」,跟康文署沒有半點關係……有興趣可以上網查,恕小弟不在這裡幫老麥賣廣告。

10

由太和經大窩西支路往粉嶺,因有粉嶺繞道的工程,塵土飛揚,這段路最難行。走過了地盤,到了和合石,空氣變回清新,聞一聞,醒腦提神,索一索,舒筋活絡。我們在粉嶺拉拉筋,繼續向終點進發。

11

原本想在上水晚膳,再走捷徑直入羅湖,但考慮到上水蝗蟲多,且以連鎖食店為主,小店又恐防無位,於是繞大圈到古洞的錦益茶樓,吃地道鄉村菜,大家無異議,代價是行多兩公里,結果是值得的,我們叫了一個胡椒豬肚雞、咕嚕豬頸肉、金香豬仔骨及海鮮雜菜煲,味道一致叫好,且價錢實惠,每人百一,坐得不算舒適(鄉村茶樓不設禁煙),但絕對有特色,證明食在古洞是正確決定。

12

13

食飽後,安心上路,沿雙魚河行,適逢盈凸月,大半個月亮的光芒隱隱照出我們的身影,是為月影,令行程更添詩意。我邊行邊向隊員解釋新界東北發展及鄉村趣事,不用多久,深圳的華燈漸入眼簾,終點在望,大家忘記了腳酸腳痺和腳痛,快步走向禁區,在得月樓警崗selfie打卡,時間為晚上九時左右,大家稍事休息,一致同意行埋額外的最後一程──上馬草壟警崗欣賞鬼國夜景。

不知是否因為鄰近鬼國,沾上了一點鬼魅氣氛,我們開始講起鬼故來(這也是向童年致敬的重要一環),由道聽途說到自行創作,其中一個鬼故,由小弟開頭,其他隊員補充,非常恐佈,恐佈到我要出聲阻止他們再講下去,因為連我這個看慣鬼片的人也感到有點心寒。這個鬼故是不是真的這麼恐佈?未必,但在那時那地,就算不太恐佈的鬼故,也會變得非常恐佈,這是氣氛使然。究竟這個鬼故的內容是甚麼?且看下回分解。

15

總之,繞過一個又一個彎,上了一段又一段的斜路,我不斷用689式語言偽術鼓勵隊友繼續前行,最後上到山頂,即警崗的所在地,我們撥開草叢,步步為營的走下一段碎石路,來到一個平地,終於看到鬼國的全貌,最突出自然是有深圳IFC之稱的京基100,真是何其壯觀!

14

我們由香港最繁華的鬧市,走過千山萬水,歷盡艱辛,終於來到鬼國的南大門,對岸的紙醉金迷,跟一河之隔的荒野山村比較,實有天淵之別,這全拜以前中港區隔所賜,但隨著新界東北發展在即,此情此景,恐難復再,現在不看,更待何時?

回程時坐的士(我們當然無力再行出上水),司機在馬草壟迷了路,費了點時才找到我們,車上聽說我們由尖東行入來,也覺萬分驚奇。不過,旁人愈覺得驚奇,我們愈有滿足感,是有點變態,但變態的人有福了,起碼我現在有資格寫這篇文,向人炫耀一番!

後記:
%e7%81%ab%e7%82%ad%e8%87%b3%e8%90%bd%e9%a6%ac%e5%b7%9e

因為打響頭,有朋友追問有無後續,小弟決定明年二月再搞,全新路線,由火炭出發,經大埔道入大埔,轉汀角路入大尾篤,午膳兼上水霸閒談,再經新娘潭入鹿頸,經沙頭角公路入坪輋,上華山到上水,入羅湖再闖落馬洲,最後回古洞晚膳兼散水。真係未出發,先興奮!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