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寫一篇合格的書評?


去年沒有寫大事回顧(人生大事,非世界大事也),今年不能再偷懶,展望將來是基於回望過去,總結教訓,是為了走得更遠。

去年的大事,莫過於寫了兩年半的《閱刊》停刊了,從中得到的經驗甚為寶貴,值得分享一下。

寫書評是新嘗試,時評、樂評、影評都寫過了,唯獨書評應該如何入手、怎樣才可以寫一篇合格的書評?最初確是毫無頭緒。平時當然有看人家的作品,但到自己落筆卻是另一回事,唯有摸著石頭過河,邊寫邊試。兩年半以來,合共寫了三十一篇,連同之前寫過的blog文,接近四十篇,涵蓋不同書種,對於書評究竟是怎麼一回事,總算有一定心得,現綜合分述如下:

第一類:濃縮還原

這是最常見,也最易寫的書評。所謂濃縮,就是撮要,即化繁為簡,說書人把原著的架構、脈落、重點等,以簡單易明的方式表達出來,方便讀者以最少時間掌握大概,甚至不用看原著,單單看說書人的講解,也能跟人吹水而不被識破。

此類書評嚴格來說談不上「評」,因為純粹撮要而沒有說書人的個人意見(即使有也不是重點),但又不至於沒有價值,尤其不少作者口齒不清又喜歡長篇大論,其著作要麼艱澀難懂,近乎不可理解;要麼沒有條理,亂七八糟,令讀者如墮五里霧中。如此一來,一篇清晰的書評(撮要)便猶如苦海明燈,能助讀者去蕪存菁,借用葉問的口訣,就係:「唔好同佢搏拳,嘗試入佢中路!」

撮要不是人人有本事寫,首先你要對原著有透徹的認識(包括相關知識,即觸類旁通也),然後你要有比作者更高明的寫作技巧,能以最少的字數表達最多的內容,這樣你寫的撮要才可讀,否則只會幫倒忙,令讀者愈讀愈糊塗。

拙作中,《誰殺了古典音樂》、《為甚麼藝術家那麼窮》、《信主之後的Dos and Don’ts》皆屬此類,原因是這三本書內容雖然豐富又饒有趣味(指頭兩本),但題材始終較為偏門,讀者若非行內人,會讀得很吃力,即使花最大的恆心讀畢全書,亦恐怕獲益甚微。有鑑於此,我以撮要方式重寫,擇其大綱,突出重點,讓讀者一目了然。以同類寫作而論,拙文堪稱佳作,三年後的今日重讀,仍覺滿意。

不過,這一招不能常用,有些書本身已經好淺白,縮無可縮,你偏要縮,表示你胸無點墨,不懂裝懂,人云亦云。

第二類:借題發揮

此類有述有評,但評的部份,非針對書中內容,而是借題發揮,引作者的觀點說自己想說的話。說穿了,也就是狐假虎威:你看!連某大作家也這麼說,我可不是胡言亂語吧!

拙作中,《沒有福利的世界》、《別想擺脫書》、《日本經濟的教訓》、《地獄鬼國旅行團》等皆屬此類。

第三類:評好壞

此乃典型的書評。評好壞,就是評作者水平、內容真偽、觀點對錯等,純客觀,對事不對人。此類書評最難寫,因為你必須是行家,有足夠的quali才可以對人評頭品足,否則只會落得無的放矢,為識者笑。

拙作中,《左派給我上的課系列》(共三篇,評《地產霸權》、《No Logo》及《新經濟學》)、《一念天堂一念地獄》、《秋後算帳》、《世界末日?還是狼來了?》、《通往古典殿堂的金鎖匙》,皆屬此類。

第四類:評風格

此亦是典型的書評,但多見於文學評論,不涉好壞(當然也可以評好壞,即三、四類合拼),只評風格及寫作特色。相比第三類,此類書評較主觀,毋須旁徵博引,要寫不難,但要令讀者有共鳴,則甚艱難。

拙作中,只有《沒有道別,只有永恆的愛》屬此類。這篇文我很喜歡,愈讀愈滿意,以小弟甚少閱讀正宗文學書而言,此文算得上是神來之筆了。

以上為書評分類,以下則為寫作大忌,說書人應戒之。

忌一:言之無物

寫作風格可以因人而異,或說教,或說笑,或平舖直述,或作故仔,都無所謂,但一定要言之有物,忌廢話,以免浪費讀者時間。

何謂廢話?例如某說書人介紹一本幾百年前的冷門書,賣點是作者的「文筆能夠真實地反映他的性格」。是甚麼意思呢?即一個粗豪的作家,文章自有一股粗豪味?溫柔的作家,行文令人如沐春風?心思細密的作家,用字嚴謹精確滴水不漏?那不是廢話是甚麼?

有另一種廢話,是說書人充當講故佬,花一半編幅講一個跟要介紹的書沒有半點關係的故仔,例如約女支出街食飯,期間風花雪月,突然女友見主角手中拿著一本書,好奇一問,主角於是回正題說起書來(由MK男變身成一本正經的人肉版維基百科),這樣的舖排簡直不知所謂至於極點。第一故仔不吸引,第二,故仔內容是百搭,用來介紹甚麼書都得,包括佛經、基本法、毛語錄……這樣的「書評」我見過,我真係見過!

忌二:拾人牙慧

寫書評一如寫論文,要做literature review,不是要寫出來,但心裡要有個譜,前人怎樣評價這本書?如何避免拾人牙慧?若避不過,如何可以輕輕帶過,而把重點放在自己獨有的觀點上(那怕只是一兩句話)?

我曾推介Eric Maria Remarque的《西線無戰事》,此書風行數十載,書評無數,怎樣可以突圍而出?我於是拿此書跟Stefan Zweig的《昨日的世界》比較,帶出這兩本書的共通點:第一次世界大戰是人類文明的分水嶺,我這樣說:

「用現代人的眼光看一戰,必有盲點,尤其跟後來的二戰比較,更加覺得一戰不外如是。問題是,十九世紀的人無經歷過「世界大戰」,也不知道原子彈為何物;世紀之交,軍事科技一日千里──機關槍、坦克、飛機,還有令人聞風喪膽的化武,他們統統跟不上。當上了戰場後,才發覺自己誤闖地獄,他們沒有這個心理準備。」

我再以電影《雷霆戰駒》的一幕佐證,有聲有畫,效果更立體,相比一般書評只則重於反戰,拙文可以令讀者從更寬廣的角度細味Remarque的經歷。

忌三:書皮學

書皮學等於以貌取人,寫出來的書評流於表面,失之膚淺。最常見的書皮學是「抄考」封底的內容簡介或維基百科。也有另一種情況,就是書評確是「原創」,但水平跟封底的內容簡介或維基百科差無幾。前者是騙子,後者是呆子,他們都無資格做說書人!

據聞梁文道也精通書皮學,不知真偽,但他畢竟博覽群書,滿肚子墨水,就算偶然耍一下書皮學,介紹一本他沒有看過的書也無相干,反正他可以東拉西扯說過天花亂墜,即使離題亦不至於言之無物。

這就帶出一個真理,要做說書人,必先做書蟲。不要以為只要從頭到尾看畢一本書就可以學人說起書來,門也沒有!不像時評,可以單憑觀點制勝,書評倒是一門死功夫,若非本身學富五車,書很難說得精采動聽,你看小弟的《左派給我上的課系列》的參考資料,你就知道,我是下了多少苦功才夠膽向左派開火!你以為只需看畢No Logo就可以胡亂點評?少年人,你太輕狂了!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