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跑步,我想說的是……


昨日行山時,友人駒哥談及他看過的一個節目,介紹一位超馬選手的心路歷程,由追趕時間到享受過程,甚有同感,這個心路歷程我早年也經歷過,和那位超馬選手當然無得比,但總算走過相同的路。

過去一年多行山,跑步次數略為減少,亦盡量維持一星期跑兩晚,另加周末一至兩日行山。兩者都係靠雙腳,但所需肌力略有不同。記得十幾年前小弟體能巔峰時,曾跟友人第一次行山,初時誇口無問題(說自己跑步誇啦啦,行山難不到我),但愈行愈有問題,完全跟不上她的節奏。無錯,友人是她,我身為馬拉松之鬼,竟然輸給一個女仔,真是面目無光!

之後我專注跑步,曾經有一年為了造時間而瘋狂練習,試過七月炎夏,一星期連操三晚吐露港,中途不補給,開跑前飲一大杯水,忍尿到終點。成效是顯著,試過45分鐘跑畢10公里(香港紀錄是31分鐘),土法鍊鋼,算過得去吧!但這樣跑太辛苦了,因而患上跑步恐懼症,所謂病向淺中醫,我一發覺有異樣即馬上停止狂操,回歸happy running,享受過程,不勉強,不逞強。

原因有二。

第一,當年考A-level,考試前停練三個月,考畢,再戰吐露港,強勢回歸第一炮,在臨終點前兩公里左右,迎面有幾個人跑來,我為了逞強,加速、加速、再加速,結果弄傷了膝頭,抖了半年,再用半年重拾狀態,白白浪費了一年的光陰。幸好那時還年輕,完全康復無後患。但那次創傷的陰影太大,之後一直不敢玩命,年紀愈大愈細膽,萬一再發生類似意外,恐怕可以收山了。

第二,惰性隨年紀增長,每次練跑,都要跟心魔來一場天人交戰,雖然so far戰無不勝,但優勢愈縮愈窄,若再維持那一年的瘋狂練習,等於助長心魔氣焰,我怕有一日我會對跑步完全失去興趣,非不能也,實不為也。

現在,我是享受過程多於計較結果,甚至連錶也懶得帶,不計時,hea跑看風景(當然,我再hea,速度也是常人的一倍),5公里可以開行turbo由頭衝到尾,10公里可以高速領放笑住返終點,20公里也可以均速跑畢而面不改容,30公里開始吃力,40公里呢,應該撞牆跪低了。

為何不挑戰全馬?曾經有此打算,現在沒有了,上述兩點固然是主因,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因素:工作已經夠苦悶,若連工餘活動都這麼艱苦,人生還有甚麼意思?我覺得生活應該要有一點樂趣,在我地頭──北區一帶輕輕鬆鬆跑一個半馬,沿途欣賞邊境好風光,跑完也不怎麼喘氣,學李純恩話齊,好好過日子。人生,不一定都要有挑戰,可以的話,能給我多一點fun嗎?

至於行山,目前行過粉嶺蝴碟山、大刀刃、上水華山、大石磨、馬草壟,以及馬鞍山昂平,大刀刃在難度上是極限了,無意挑戰比大刀刃更難行的山,我怕受傷,畢竟跑步才是我的最愛,我要活到老跑到老,跑到返天家,才是大贏家!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