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征 ── 一個青山走犯的自述


自小我就對長征充滿憧憬,是一種既浪漫又不設實際的幻想,林子祥的《邁步向前》正好說出我的心聲:

「今天的路,險阻滿途,爭取領前就要敢跨出腳步。」

歌詞是比喻,以一個虛幻的情景,象徵生活上面對的各種挑戰,是學業還是工作?是理想還是現實?歌詞不言明,大家按各自處境代入其中,自有一番體會。當然,虛幻的情景可以結合現實,例如以前上京赴考,是實實在在的挑戰,但途中要走過千山萬水,這一段路,正是歌詞的寫照:

「孤單的路,風霜滿途,只想有人伴我一起趕路,你有意志繼續跑,我有拼勁繼續追,追上前與你邁步。」

我為何會對長征情有獨鐘呢?或許跟一件往事有關。想當年,我是一個典型廢青,品學俱劣,因中三失學而發奮考入大學,這場歷時五年、苦不堪言的絕地反擊戰,可謂我人生路上最關鍵、最漫長也是最成功的一次長征,但試過一次就夠了,我不想有第二次,我膽小,再來會嚇破膽的。

反而另一種長征,純為挑戰自己,不求結果只重過程,能重拾逝去的童趣(小孩子最喜歡探險),倒令我樂此不疲。所以我很喜歡長跑,早年由沙田跑去粉嶺,近年因為開放邊境,我就改為在月黑風高,於荒山野嶺亂跑,跟野狗比拼。但長跑始終是高消耗運動,對我來說,連續跑兩、三小時(二、三十公里)已是極限,我懶得練全馬,更無意挑戰超馬,如此一來,長征又從何說起呢?

早前單車神人李明熙由德國踩單車回港,全程一萬八千公里,無疑是宇宙無敵超級大長征了,我雖心馳神往卻不敢效法,非不為也,實不能也。再說每年舉行的毅行者,難度雖高,仍是能力範圍以內,惟惰性隨年紀增長,玩毅行之前的準備功夫可不是講笑的,我只能講句:非不能也,實不為也。

退而求其次,我想出了青山走犯大行動此一減辣版的大長征,第一次是尖東至羅湖,有三位友人同行,由朝到晚行了足足十五小時,成功!第二次,是火炭經大尾督往落馬洲,今次有十多位朋友分途加入,卻因小弟生水泡而臨尾香,至今仍耿耿於懷。這個活動我會繼續搞,既要一雪前恥,也要再次感受長征那份獨有的浪漫:

「一起趕路,清風滿途,分擔了睏倦也分享驕傲,抹去我臉上塵土,將心中苦惱盡訴,走上前與你邁步。」

Advertisements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