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asate Plays Sarasate Zigeunerweisen

不經不覺我的小提琴課上了將近一年,上星期六又到富藝琴中心(地址:屯門震寰路 9 號好收成工業大厦 702 室,電話:24655561)買譜架和調音器連拍子機,部份貨品可在yahoo 拍賣看到,員工Carmen的記性超好,我及不上,居然認得我們。很奇怪,原來一談之下有人從我們的網站找到那裏,難怪,都是web2.0世代,謹記play a nice guy。:p 是日,老闆余生同薯似乎找到知音人,我很快購物完畢,但我們四人足足聊了個多小時。連教琴的老師都上完課出來了,我當然問老師有否像我一樣大的學生,他第一時間問我多大^^,續道早前有廿七八的女生用3年考了8級。

富藝的牆上掛了數張音樂家的圖片,薯說能夠說得出名字的都已是知音人了。Eugene Ysaye、Fritz Kreisler、Jascha Heifetz、Pablo Sarasate等,除了Heifetz我認不出,呵呵。談起流浪者之歌,余生推介薩拉薩蒂自己拉的版本,youtube竟然有這文章最頂的版本,說技巧較Heifetz更高。炒豆聲是很厲害,但薯說Sarasate已是十九世紀同Paganini果輩最後一個「有料到」的作曲家連演奏家了。可惜Paganini死得早,沒有錄音留下,不然一眾愛樂人士將有更多話題。另外,薯強烈推介的Roby Lakatos,余生說他還未夠亞叔高水準,在youtube找到這個,不知是否這位亞叔,Sandor Lakatos,先放上來慢慢看。

Paganini XXIV.Capriccio

Sandor Lakatos (Duke Ellington Sophisticated Lady)

又,關於考級問題,我倒有點想試試是否可以三年內考八級。但薯說學樂器最墮落就是考級,除非我有必要拿張cert教人或應徵琴手,否則無謂。他說我起碼應該學到八級琴藝,但不一定要去考八級,因為花時間光練數首曲目定會少很多樂趣,無甚益處。

又又,上一堂「付碌」一拉即成的費華練習曲(er…只係第二首),令我覺得夾band很好玩,以前只有玩玩vocal。學琴那裏的老闆娘還打趣叫我們四人下次組隊表演,想想也好,當有人聽見据雞四人組的噪音後,可知食雞其實很殘忍,PETA可以找我們宣傳。^^

又又又,開始想買HF10錄低淘夫的殺豬貌。

聖誕禮物 – 換琴

061229_dsc_1032.jpeg 

雖然小提琴班已經由14人減至4人,可幸我的熱情還未退減。近來發覺琴馬受不了琴弦壓力,A、D、E三弦嚴重「黐線」,便走上富藝琴中心想修修琴馬,亦順道看看早前於ebay bid 琴時附送的琴弓值不值得換弓毛。

老闆余先生本身是造琴師,介紹了好幾個琴給我試玩,雖然這裏一般都賣自家製或加工琴。但聖誕酬賓亦售賣數個大陸琴。比較過自己的舊琴和這些大陸琴,再計算過修琴成本,最後還是選擇 trade-in 換新由薯送我這聖誕禮物較化算。呵呵。雖然我的琴技還是見不得人,但這個琴反應靈敏流暢,音質明亮宏大,倒可應付5-8級及ATCL演奏了,還附上八角弓、松香、皮面濕度計琴盒。(斜體字簡介摘至他們的Yahoo文章,而琴色是薯替我聽的。(^^;))我不要松香和琴盒,可以退回部份錢。余先生還說將來再換更高級的琴,可以原價trade-in現琴,good,我都希望自己能有更高水平再需要換琴呢。

violin-1.jpg

造功比我的舊琴精緻,但內裏無label。是余生從一間廠數百個琴裏挑來的數把琴之一,他還親自調整過,換過琴馬,線,調音器等等。

violin-2.jpg

面板木質較好,木紋較密。琴馬是最基本可增強音色的款,線是較高級的大陸線。(我平常是用十元一條的。)弓是八角弓,弧度及彈性較我本來的好。

violin-3.jpg

舊琴底板中間開始「甩膠」,新琴當然不用擔心,雖然楓紋對音色無幫助,但看起來不錯就是了。

對舊琴的Label仍有不捨,但我想是時候放棄這些虛名了。因為余生稱現在所謂的手造歐洲琴,不超過五萬美元一把的,沒有可能是真貨。大部份是大陸造好,貼上標籤就當是歐洲琴,他修琴的厚度時甚至會把標籤除去而不會從新貼上,所以選琴應只看造功和聽音色就是了,Label不重要。他甚至說相同的琴,外面的店舖足可標貴三、四倍價。

各位同學,加油練琴呀。^^

小提琴第九課

如常練習,如常教新曲。尾二一堂了,老師說可以繼續開班繼續教,good。

發現:

1. 原來還有同學沒有買琴;

2. 我的手指很短;

3. 早到有著數,因為老師愛表演,每次給他試琴,他都興緻十足的拉幾曲,昨天有梁祝呢。

4. 我一直有意無意間坐在首席位置,希望自己的琴技亦是最好的,可惜事實未必如此。

5. 同班僅有的二份之一的男同學堂堂搭訕,要不是我年紀大,準會以為他另有所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