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絕官僚干預 更勝免費教育

一如所料,特首於施政報告中推出十二年免費教育,於下學年落實,適用於官津學校。屆時,從初中到高中,完全由政府包辦,家長可以不費分文。

有人說,延長免費教育可以減輕家長的負擔,是一項「德政」,問題是,家長的負擔究竟有幾大?由中四至中七,每年學費也不過一萬,除開每月只需數百元,算不上是大數目。況且,政府早已設有多項津貼,只要符合資格,即可獲得資助。如果仍覺不足,可以加碼,或降低門檻,讓更學生受惠,實在無必要一刀切免學費。

要知道,教育不只是政府的責任,也是家長的責任,就算不是用者自付,也應該能者多付吧?事實上,香港經濟早已復甦,帶動各行各業收入上升,有能力支持學費的家長多不勝數,其中不少更是中產,生活無憂,何解還要慷納稅人之慨,替他們錦上添花?

無錯,現在庫房水浸,政府有餘錢派糖,延長免費教育,當作回饋市民,本無不可。但錢要用得其所,特別是公帑,乃市民的血汗錢,那怕是一分一毫,也要講求成本效益。延長免費教育,涉及十二億公帑,所費不菲,我們不禁要問,這項政策對改善教育有何益處?

香港教育制度千瘡百孔,人盡皆知,歸根究柢,並非錢作怪,而是官僚好大喜功。他們以為有上帝之能,事無大小都要插手干預;而政策由上而下,久缺彈性,萬一出事,勢必牽連甚廣。母語教育是一個經典例子。單單延長免費教育,可以幫到多少忙?

要解決問題,最好是官僚有所節制,懂得下放權力,讓學校因時地人而制宜。古人有云:「將在外,君命有所不受。」教育亦如是,用甚麼方法教導學生,沒有人比前線老師更清楚。要搞好教育,就要信任他們,而不是巧立名目,設計出一大堆「偽專管理」來逞官威。

好明顯,教育改革不在於「燒銀紙」,而在於杜絕官僚外行充內行。但錢在官僚手,要他們減少干預,實在是強人所難。唯今之計,是推行學券制,由資助學校改為資助家長,借市場之力量汰弱留強。同時,老師亦毋須再花時間應酬官僚,可以專心教學,以質素留住學生,如此一舉兩得,何樂而不為?

原文刊於《經濟日報》10月18日號A38版中產階級心聲一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