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年今日之山雨欲來

蘆溝橋

今天是七月七日,遙想七十年前的烽火年代,那一夜,發生在盧溝橋上的「事變」,歷史永遠不會忘記。

是維一九三七年,中日交戰揭開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序幕。要記住,是一九三七年,不是一九三九年﹝德國揮軍入侵波蘭﹞,更加不是一九四一年﹝美國向日宣戰﹞。中國人在二戰中付出了八年的血與淚,以空間換取時間,牽制了日本的千萬大軍,絕對是有功有勞,不像一戰﹝又名歐戰﹞,只提供「豬仔」幫人家掘戰壕,所謂「戰勝國」,是有點浪得虛名。

西方史學家多以一九三九年為二戰之始,原因有很多,但講到尾,都是看不起中國這個盟友。雖然早於一九三六年,法西斯的魔爪已伸入非洲的埃塞俄比亞,但這場抗意戰爭只持續了七個月,而且規模不大,影響有限,跟八年抗戰不能相題並論。加上意大利於一九四三年投降,而日本則堅持到最後一刻,以日本侵華為二戰的起點,是合情合理合乎邏輯。

不是要爭甚麼世界第一,而是要還抗日戰爭一個公道,斷不能因為交戰雙方是黃種人就等閒視之。要知道,日本於一九三六年已跟德國簽定《反共產國際協定》,意大利於翌年才加入,是為軸心國之前身,以反共為名,向外侵略為實。加上傳閒中的《田中奏摺》所言:「欲征服世界,必先征服中國;欲征服中國,必先征服滿蒙。」雖然真偽有待考證,但其後的歷史,卻與《田中奏摺》的內容不謀而合。換言之,中日交戰並非甚麼「地區衝突」,而是軸心國圖謀瓜分世界的第一步。

如果美國有一點危機意識,就不會輕視七七事變,因為日本夠膽揮軍中國,下一步就是東南亞,後者一旦落入日本之手,珍珠港也就岌岌可危。失去了珍珠港,太平洋艦隊就會無家可歸,而美國的西海岸也會中門大開,後果不堪設想。

假若英法兩國有一點先見之明,就不會無視《反共產國際協定》,必會對希特拉多加防範,豈會抱薪救火,默許他吞拼捷克的蘇台德區,要到波蘭淪陷才明白薪不盡,火不滅的道理?

山雨欲來風滿樓,七七事變就是暴風雨的先兆,在這生死存亡之時,一個明智的決定,足以拯救億萬人的生命,可惜眾人皆醉,無人獨醒,歷史的巨輪無法逆轉,第二次世界大戰終於在一九三九年「爆發」了。

抗美援中?

奇連依士活演而優則導,早前拍了兩套戰爭片,屬姊妹作,分別是《戰火旗蹟》及《硫磺島戰書》,我在戲院看過了,毫無疑問是誠意電影,但覺得導演「火喉」未夠,談不上佳作,但仍值得一看,特別是後者,揭露了日軍鮮為人知的「鐵漢柔情」一面,發人深省。

近日,兩套戲都出了影碟,其中《硫磺島戰書》的劇情簡介有以下幾句:「二次世界大戰時,美軍侵略日本,日軍奮勇捍衛國土……電影對日軍的犧牲、奮勇、膽量及遭遇皆有細緻的描繪……」嚇了一跳,再看英文:「Japanese soldiers who defended their homeland against invading American forces during the battle of Iwo Jima.」有無搞錯,美軍侵略日本!?

要知道,第二世界大戰是二十世紀的頭等大事,而太平洋戰爭更是家傳戶曉,雖然錯綜複雜,但誰是誰非,可謂人盡皆知,怎會弄出個「美軍侵略日本」來? 就算無讀過歷史,總會聽過偷襲珍珠港的故事吧?明明是撩人者賤,打死無怨,卻有人歪曲歷史,明目張膽替日本帝國主義「平反」,若不是太無知,就是太無恥!

記得N年前有套電影叫《碧血長天》(The Longest Day),講述諾曼第之役的經過,是戰爭片的經典之作。如果按照那位仁兄的「邏輯」,劇情簡介應該是這樣寫的:「二次世界大戰時,盟軍侵略德國,納粹德軍奮勇捍衛國土……電影對納粹德軍的犧牲、奮勇、膽量及遭遇皆有細緻的描繪……」why not?

實不相瞞,我對二戰時的日本軍艦情有獨鐘,特別是戰列艦及航空母艦,更是愛不釋手,但只係純從觀賞的角度而言,與民族大義無關;深知日本帝國海軍一如陸軍,曾經犯下滔天罪行,不容抵賴。此等國仇家恨,炎黃子孫應該銘記於心,絕不能替東洋鬼子「塗脂抹粉」。要促銷,可以有好多方法,不用如此低檔吧?

社會責任是免費午餐?

心水清的朋友,應該有留意麥記最近有一個廣告,主角是一位智障員工,敬業樂業,股務態度一流,令食客有賓至如歸的感覺。好明顯,麥記希望借助廣告改 善企業形象,突顯自己是一間「良心企業」,唯才是用,不會因為你是智障就把你拒諸門外,只要你有手有腳,肯捱肯做,一樣可以獲得聘用。

無錯,麥記請人,一向經驗不拘,年齡不限,全兼識皆可,深受學生哥、家庭主婦以及失業人士等的歡迎。表面看,是麥記特別關照弱勢社群,讓他們有工可 做,自力更生。實情是麥記貪平,見他們是廉價勞工,奇貨可居,於是大手吸納,以節省營運成本。而應徵者自知競爭力不足,若不以價低招倈,恐怕求職無門,遂 與麥記一拍即合。

原本是你情我願,各取所需,卻惹來部份議員及基層組織的口誅筆伐,說麥記是「吸血鬼」,以「可恥工資」剝削員工,沒有履行企業的「社會責任」云云。 難得麥記「順應民意」,日前宣佈把起薪點由現在的十七元提升至二十元,部份地區店舖更有二十三元,更承諾繼續聘請智障人士,人數約佔總員工的百份之二,一 如以往,算是回應了社會的訴求。

不過,職工盟的李卓人對上述加幅仍未滿意。他認為起薪點起碼要有二十五元才算合理,希望麥記能夠進一步履行「社會責任」,讓員工過體面的生活。可以 肯定,在李議員的眼中,「社會責任」是免費午餐,既沒有代價,也沒有後果,大可以多多益善。但誠如佛老所言,世上沒有免費午餐,凡事總有代價,豈有白吃白 喝這回事?

要知道,麥記是一間上市公司,不是善堂,要顧及股東的利益,又要應付競爭對手的挑戰,不能任意妄為,假若處理不好,隨時會順得哥情失嫂意,後果可大 可小。換言之,要履行「社會責任」,也要講求成本效益,兩者之間必須要取得平衡。像今次麥記加薪,完全是一個商業決定,事前必定經過精心計算,肯定沒有 「死錯人」,才會拍板推行。套用官腔,是「平衡了各方利益」,皆大歡喜。

若然按照李議員的建議,起薪點不得低於二十五元,甚至以立法加以約朿,會有甚麼後果?可以想像,麥記在請人時一定會有所選擇,不會再來者不拒,而首 當其衝的,將會是一眾智障員工,他們難免無得留低,只能靠綜援度日,此情此景,難道是李議員所樂意見到的?為了讓學生哥多得一千幾百,卻犧牲了智障人士的 就業機會,難道是李議員所謂的「社會責任」?

不要忘記,僱主在商言商,不會做蝕本生意,要他們履行「社會責任」,最好因勢利導,提供誘因,導其向善,立法規管只會適得其反。像李議員所言,又要馬兒好,又要馬兒不吃草,根本不可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