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給大陸同胞一個機會

札鐵工潮結束不久,上星期又有建築工人上街示威,指本港近年不斷從內地進口預製組件,直接影響工人飯碗。他們認為,政府應該履行「社會責任」,帶頭使用本地預製組件,以保障工人利益。

無獨有偶,早前的札鐵工潮之所以一呼百應,歸根究底,也是因為工種北移,令札鐵工人收入大減,甚或失業,情形一如上世紀末的工業北移,令無數製衣工人飯碗不保,這是大勢所趨,怪不得人。

翻查資料,預製組件並非甚麼新事物。早於八十年代中期,政府及地產發展商已經開始採用預製組件,以提高生產效率及減低工程對附近環境的影響。這些預製組件初期來自中港兩地,只是到了近年,因為成本問題,才一律改由國內進口。

事實上,在預製組件方面,國內的確享有比較優勢,不僅是勞動成本平宜,每日工資不足一百元,是香港的五份一;且累積了多年經驗,質量兼備,種類繁多,香港根本無得比。如果政府出於政治考慮,改用本地預製組件,必會令建築成本大增,這筆錢應該由誰來付?是納稅人?還是準業主?

自由貿易是一條通往發達之路,香港人應該最清楚。想當年,因為自由貿易,香港製品如成衣、電子等能夠暢銷全世界,為香港賺得第一桶金,也為日後的繁榮奠下鞏固的基礎。現在經濟轉型,我們卻過橋抽板,阻人發達,這是甚麼道理?

不要忘記,零三年沙士襲港,百業蕭條,若不是祖國開放自由行,北水南調,香港經濟不可能在短期內復甦。國內個體戶有否因此埋怨政府厚此薄彼?有否上街示威,要求政府禁止同胞來港消費,以確保肥水不流別人田?

香港工人要吃飯,國內工人一樣要。他們離鄉別井,千里迢迢到城市打工,無非都係想賺多個錢,養妻活兒。有讀過《中國農民調查》一書的人,都知道中國農民既要面對天有不測之風雲,又要面對無良幹部的苛徵濫索,生活十分悲慘;要改變命運,唯有出城打工一途,雖然辛苦,總好過留在鄉下等運到。要知道,國內福利遠不及香港,若不自力更生,不可能有好日子過,不像香港,拿綜援也可以一年去九次旅行。

做人要公道一點,香港有今日的成就,全拜自由貿易所賜,這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認的,我們應該跟大陸同胞一齊分享,助他們早日擺脫貧窮。當全世界都對中國虎視眈眈,時刻找藉口打擊中國貨品,我們又怎能如此狠心,於此時落井下石?大家都是中國人,這樣做,良心過得去嗎?

血濃於水,請給大陸同胞一個機會。

另文刊於《蘋果日報》 08年1月5日號 A20版蘋果批專欄

不應借雙重標準玩殘《聖經》

話說淫審處早前將《中大學生報》評為二級不雅刊物,輿論譁然,有好事之徒借題發揮,用人海戰術投訴《聖經》,欲陷《聖經》於不義。殊不知影視處拒不受理,理由是「《聖經》乃宗教文獻,歷代相傳,源遠流長,沒有違反普羅大眾所接受的道德禮教標準。」投訴人當然不服氣,指摘影視處「雙重標準」;而法律學者則認為影視處越俎代庖,代淫審處定案,不合程序。

《學生報》跟《聖經》性質不同,程度各異,原本不宜相提並論。不過,與其各自表述,浪費時間,倒不如「退一步海闊天空」,就當作可以相提並論,雖然古怪,但起碼還有討論餘地。按此思路,《學生報》有「不雅」,《聖經》又有「不雅」,影視處只針對前者,卻放過後者,明顯是雙重標準,投訴人不滿也是可以理解的。不過,雙重標準又如何?

投訴人拿《聖經》來祭旗,無非要凸顯影視處雙重標準。現在目的達到了,他們下一步會怎樣做呢?兩個做法,殊途同歸,皆可令雙重標準回復一致:(1)糾正錯誤,撤銷對《學生報》的評審;(2)將錯就錯,把《聖經》也評為二級不雅。如何取捨,任君選擇。

如果投訴人希望替《學生報》平反,應該選擇前者,爭取政府早日銷案,還學生一個公道,並盡快檢討有關評審準則,修補漏洞,以免市民動輒得咎。得逞了,就不再針對《聖經》,見好就收,萬一影視處改變主意,將《聖經》送審,則《學生報》永無平反之日,否則就是雙重標準,對不對?

假若投訴人不在乎學生的生死,只係一心想玩殘《聖經》,則大可選擇第二個做法,強烈要求淫審處一視同仁,將《聖經》評為二級不雅,與《學生報》看齊。淫審處不肯就範,則上街示威,靜坐抗議,不達目的,絕不罷休,好不好?

觀乎投訴人的背景,應屬後者。他們以「反基」為己任,與《聖經》誓不兩立,是他們的自由,外人無權干涉,只是手法值得商榷。試想,若《聖經》不幸被評為二級不雅,其他宗教典籍又豈能獨善其身?推而廣之,不少文學著作也難免受牽連,結果不是更多雙重標準,就是大量「文字獄」,兩者都不是我們樂意見到的。

我無意替淫審處及廣管局辯護,他們有錯,錯在胡亂干預。但最錯的是有人公然要求社會將錯就錯,只為滿足自己的「反基情意結」,此等認賊作父的行為,實在令人不齒!

原文刊於《蘋果日報》 07年6月1日號 A26論壇版

教師薪酬逆市上升?

政府大慷納稅人之慨,瘋狂加薪,受惠的公務員來自九個組別,包括政務主任及行政主任等中層人員,最高加幅達三成,其中小學學位教師的起薪點由萬六升至二萬,文憑教師少一點,也有萬八,可謂逆市上升,令人嘖嘖稱奇。

經濟一片好景,加薪是大勢所趨,何解說教師薪酬是逆市上升呢?要知道,工資跟其他價格無異,是升是跌,取決於供求關係;供過於求,工資下降,反之亦然,這是經濟定律。問題是,香港近年的出生率屢創新低,由幼稚園到中小學,莫不為收生不足而煩惱,按道理,教師應該減薪才對,現在卻不減反加,而且加幅驚人,這究竟是甚麼道理?

無辦法,香港的中小學多受政府資助,起薪點有幾多,與市場無關,完全由政府決定。而政府使的是公帑,不是私己錢,出手當然比較闊綽,可以理解。只是政府忘記了價格有傳遞市場訊息的作用,行業的前景如何,看價格的上落就能一目了然。大學生擇業不同選科,興趣從來不是唯一考慮,最緊要還是有錢開飯,眼見教師的起薪點高人一等,有誰不心動?

大學生當然知道競爭激烈,教席難尋,但起薪點實在吸引,雖然工作辛苦,又要應酬官僚,好在假期多,每逢大時大節,保證你有一個悠長假期,可以乘機充電。莫說一般大學生,就連我也悔恨當初沒有報讀教育文憑,否則今日可能已經春風化雨,普渡眾生。

需求減少而供應不斷,怎麼辦?只能靠政府的行政手段,人為調節,於是殺校之聲四起,人心惶惶。不過,殺校只能治標,不能治本,始終解決不了超額教師的問題,而新血又連年湧入,現職教師為保飯碗,於是日做夜做博表現,放學後還要進修考試,以致身心俱疲,連備課的時間也沒有,更遑論照顧學生的特別需要,難怪學生質素持續下降,令人慘不忍睹。

要治本,就要想辦法令出生率止跌回升,政府當然試過,軟硬兼試,威迫利誘,甚麼都出齊,但香港人就是無動於衷,連洞房都懶,試問如何三年抱倆?樂觀一點看,就算香港人肯聽政府的呼籲,勤於「造人」,出生率當然會有起色,但也是幾年後的事,所謂遠水救不了近火,教師恐怕都要「有排捱」。最弊就係,觀乎近年出生率的走勢,這個「樂觀」一點也不樂觀,教師與其守株待兔,倒不如自求多福,早走早著。

刺激需求不行,減少供應又不行,真頭痛,怎麼辦?很簡單,只要政府盡早推行學券制,收回有形之手,讓教師的薪酬自由浮動,市場自然會自我調節,汰弱留強,不用多久,供求就會回復平衡,不用政府操心。更重要的,是政府毋須再做「醜人」,一力肩負殺校的惡名;而教師又不用再花時間應酬官僚,可以專心教學。一舉多得,惠澤萬民,何樂而不為?

原文刊於《蘋果日報》 07年5月19日號 A20版蘋果批專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