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仔的期望與落差(二)

香港是華人社會,受傳統思想影響,管教偏嚴,孩子沒有太多自由選擇,只能聽命於父母。但時代不斷進步,教仔的方法,也與時並進。加上香港日益西化,鬼佬崇尚自由發揮,好自然,再執意堅持傳統的管教方法,就顯得不合時宜。

問題是,孩子的性格、天賦各有不同,父母的教育水平、經濟能力也千差萬別,西方那一套,即正向教育,多讚賞、多鼓勵,容許孩子自由發揮,是否可以放諸四海而皆準?

可以讚,有誰會想罵?孩子自動自覺當然最好,但連大人都愛躺平,又何況細路?好逸惡勞乃人之天性,孩子被動,「踢都唔願郁」,不是你簡單一句讚賞就可以脫胎換骨化腐朽為神奇的。

另一方面,父母也有其限制,日頭要返工,晚上回家,已經得返半條人命,還有多少耐性循循善誘?只怪香港不是福利社會,雙親都要工作,全職母親已經買少見少,全職父親呢?你班契弟又唔抵得人有老婆養,係要話人食軟飯。現在是甚麼年代呀?思想還要這麼迂腐,還好意思指責別人思想守舊不肯放手?

打罵當然不是好方法,但肯定是最方便的方法。你可以說教仔不能貪方便,但家家有本難唸的經,為甚麼有錢人都住半山、西貢這些不方便的地方?因為方便是窮人恩物,也是迫於無奈的選擇,有錢人不需要方便。同樣道理,如果孩子天賦異稟骨格精奇,有誰會貪這個方便?

說過了,孩子天賦各有不同,有人早熟,也有人遲熟,但時間不等人,香港的教育制度連帶整個社會環境,都不容許你慢工出細貨,小學尚且可以大抽獎搏符碌,但升中要講食力。認命吧,香港是有錢人的天堂,有錢可以讀國際學校讀直資讀IB,不考DSE,天空一樣廣闊。但讀得官津,求學就是求分數,不論你是否認同,現實就是這樣。

扯遠了,其實我想講課外活動,也不是完全離題,因為參加甚麼課外活動或興趣班,離不開選擇,由孩子選,還是父母代勞?最理想當然按孩子的意願,但大家心知肚明,有得揀,孩子只會揀打機,所以我認為打機是萬惡之源,不服來辯。

撇除打機不論。孩子應否有自由選擇課外活動的權利?似乎是多此一問,因為答案一定是應該。問題是,如果孩子對所有興趣班都無興趣,那怎麼辦?甚麼都試試吧,可能試過會有興趣呢?確實係,但具體應該怎麼做?鋼琴小提琴長笛法國號非洲鼓樣樣都學,看看最後哪一樣跑出?還是天天給他們播不同類型的音樂節目,以啟發他們的興趣?有這麼多時間和金錢嗎?

我家孩子,最初學的是小提琴和合唱團,因為學校為了「鼓勵」學生學鋼琴以外的樂器,包括牧童笛,就算鋼琴彈得像荷洛維茲,都係零分。但小提琴和唱歌我都不懂,而只學不練,必無所成。果然阿仔學了幾年,了無寸進,我覺得與其繼續倒錢落海,不如盡早斬纜,改學鋼琴,零分就零分,最緊要易上手,加上有我這個略懂琴技的暴君「加持」,阿仔不可能偷懶,果然一年過後,他都算彈得有紋有路,我的錢沒有白花。

鋼琴是阿仔的選擇嗎?不是。有興趣嗎?尚可,但有得揀,他只會揀打機,所謂的選擇自由,只有當給他選喜歡打的game,才顯得有意義,但這又有甚麼意義?既然學校要求學生至少要「一體一藝」,而事實上,孩子的成長亦應該多元發展,孩子放棄了選擇,就只能由父母代勞,還是那一句,時間不等人,孩子學習的黃金時間,更加不等人,不懂自覺,就只能強制。

不過,我也有折衷的辦法,就是鋼琴必須學,但可以不考試,我跟他的老師說,學習以趣味為主,不用考甚麼級了。考來幹甚麼呢?反正學校都不計分,又不是要入音樂學院或將來靠教琴維生,除了炫耀,我完全不知道考級的意義。我雖然也喜歡炫耀,但阿仔考到八級或演奏級,在今日講求贏在起跑線的社會,也不是甚麼稀罕事,不見得可以滿足到我的虛榮心,而過程中要花更多的錢,他又要受更多的苦,何必呢?

對了,我最想講,花錢上堂,就一定要學識(唔駛叻,但真係要識,基本功要掌握得好)。趣味是跟技術掛鉤的,技術愈好,趣味愈大。學習不離目標,達成目標,才算功德圓滿。我辛苦賺來的錢,可不是給你用來「享受過程」的。

不要誤會,我其實很喜歡西方那一套,因為孩子爽,我更爽,但好可惜,阿仔不賣賬,敬酒唔飲,下一句是甚麼?

教仔的期望與落差(一)

養仔十年,多多少少都有一點經驗累積了。回想當年,躊躇滿志,有很多計劃和夢想,但真的實行起來,要配合天時地利人和,這才發覺有很多事想做而做不了,只好取捨,好無奈,但現實就是這樣。

為人父母,總想複製自己,自己喜歡運動,自然會常常帶阿仔做運動,希望他也愛上運動,比賽拿獎事小,強身健體事大。問題是,自己喜歡或擅長的運動,阿仔是否也喜歡呢?

舉個例。所有球類運動中,我最耍家是乒乓球,也曾是浸大球校隊一員,好自然,我會想培訓阿仔打乒乓球,主因是省錢,我不用請教練,我就是教練。實事上,當年我也差一點就走了去考教練牌,教基本功,我是綽綽有餘。

我有想過把阿仔送入校隊,為此我也加入了學校的乒乓球委員會,為他舖路。但現實是,他不太喜歡乒乓球(不至於抗拒,但跟打機差天共地),天份是有一點,但又未至於好突出(像老豆),若想入校隊,我給他的訓練量是不夠的,恐怕要請專業教練和他日日練。不是誇張,今日的小學雞,水準拍得住當年的中學校際賽,莫說阿仔,以我現時的水平,也不保證可以入選。

以前那一套是行不通了,但我又不想見到他每日放學除了做功課,就是練波(我以前不做功課,只顧練波)。我希望他的課餘生活可以多元化一點,有機打、也有波打,閒時陪老豆去行山跑步踩單車,多點見識外邊的世界,而非把自己困在牆內。沒料到,一場瘟疫,把阿仔的校園生活葬送了,幸好我沒有花錢催谷,否則血本無歸,Thanks God!

給小兒上的第三堂國民教育課:給成年人補課

今堂是第三堂的延續,故稱補課。

上回講到國慶,中國本無國慶(一如國旗、國歌),國慶是由西方傳入,而西方的國慶是紀念國家大事,例如以色列的復國、美國的建國,還有法國的大革命。按此定義,中國的國慶應該是何年何月?又是慶祝甚麼?

今天是雙十國慶,大家都知是甚麼一回事。昔日青天白日滿地紅的調景嶺早已面目全非,而粉嶺聯和墟以往年年都掛大紅花牌慶祝雙十節,今年也取消了,似乎香港也像昔日的調景嶺,慢慢變樣。

撇除政治不論,雙十是慶祝甚麼?要知道,那是紀念武昌起義,而武昌起義是辛亥革命的開端,最後成功推翻滿清,驅除韃虜,恢復中華,並為千年帝制劃上句號。

朋友,你認為上述一連串的事件重要嗎?推翻滿清或許沒有甚麼大不了,但恢復中華卻是天大的大事,因為滿清是外族,是韃虜,故有所謂驅除之說,套用現在的話,叫「驅蝗」。明亡於清,等於亡國,只是國民仍可在本國居住,中國文化亦大致得到繼承,故國民自欺欺人,不以亡國奴自居,甚至把滿州人(甚或昔日的蒙古人)視為自己人。反觀以色列,自從亡於巴比倫後,國土被佔,國民流離失所,部份被擄至巴比倫為奴,部份逃至別國隱居,如是者二千年,至1948年才復國。

中國的情況雖有別於以色列,但被外族統治是鐵一般的事實,亡國之說是有根有據的。故雙十的意義,在於復國,即恢復中華也。

而結束千年帝制,意義堪比法國大革命。當然,中國至今仍無民主,但那是共匪的錯,台灣一早已經有了。不要忘記,波旁王朝滅亡後,法國也經歷了漫長的恐佈時期,無數異己被革命英雄羅伯斯庇爾送上斷頭台,最後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,他自己也命喪斷頭台。後來法國先後出現了拿破崙稱帝、波旁王朝復辟、拿破崙復辟、七月王朝、第二共和、拿破崙三世稱帝、第三共和、維希政權、第四共和,直至第五共和建立後,法國政局才穩定下來。

可見帝制覆滅,往往是一夕之間,但走向共和,卻是既漫長又荊棘滿途。若非共匪竊國,台灣的民主會否在中國開花結果,誰也無法預料。所以,我們不能以中國至今獨裁依舊,而否定雙十的意義。

若要選國慶的日子,雙十是必然之選,不是因為我親台或我仇共,我是客觀而論,對事不對人。我問你,十一國慶的意義在那?那只不過是政權更替。國民黨再腐敗,始終是中國人。民國年代,中國並非處於亡國狀態,又何來共匪的「建國」?「開國大典」又是甚麼鬼東西?難度他日支爆,國慶又要從新計算?為甚麼Donald Trump擊敗了希拉莉、趕走了民主黨,美國不是第N次建國?是因為共匪首次引入社會主義,建立了中國有史以來第一個「無產階級政權」,所以叫「建國」?若如是,那改革開放後,改行資本主義,中國再沒有「無產階級」(只有低端人口),又是否亡國?

看到嗎?不論你怎樣說,十一國慶也是說不通的,除非你公開承認,黨國一體,朕即國家,愛國等於愛黨,共匪當國,好比帝制復辟。我縱然不屑,也配服你的坦白和勇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