遲來的關島遊記

前言

這篇遊記遲了一年有多,破了以前的紀錄。主要原因,是回港後不久,即在am730寫稿,每星期三篇,花了不少時間,難以再抽空寫遊記。原本希望在結婚一周年完稿,但最後因為稿債未了,無奈再次押後。藉農曆新年有幾日空檔,下定決心,要一鼓作氣把它寫完,再加反覆校對,又過了一個月,拖到今日才告完成。以下是遊記的正文(那時還未買單反機,否則可以拍得更好)。

關島之旅

薯淘同閨,為免香港的繁文縟節,決定遠走他方,在海天一色的關島舉行婚禮。不要以為花費倍增,實情跟香港相差無幾。當然,錢還是其次,最重要的,是確保婚禮的神聖與浪漫,不用擔心親戚好友過份胡鬧,把一生人一次的盟誓變成一場鬧劇。

此乃St. Probus Chapel,即薯淘結婚之地。
此乃St. Probus Holy Chapel,即薯淘結婚之地。

雖說一切從簡,但準備工夫還真不少,由選擇婚禮顧問、婚紗禮服,到一系列手作仔如喜帖、花球等,斷斷續續,總共花了半年時間。說來有點尷尬,大部份工作都由淘一手包辦,我只負責執頭執尾,實在幫不上甚麼忙。

正所謂「吃得鹹魚抵得喝」,既然選擇旅行結婚,就預了沒有多少朋友前來贈慶,但仍然按照慣例,廣發請帖,當係知會一聲。不少朋友在收到請帖時,都表示有興趣出席,部份更言之鑿鑿,不禁令薯淘有點喜出望外,殊不知到了最後,幾乎全部甩底,只有淘的好友Roy最夠義氣,言出必行,還帶同兩個朋友來撐場,場面才不致於太冷清。謹此再向他致以衷心謝意。

且說出發前一晚,我特意返回北區,跟薯媽一起前往機場,淘「單刀赴會」,其親友則各自行動。當巴士去到青馬大橋前,收到淘的電話,她說剛過了橋,於是約好在機場門口會合後,再找她的親友。我們一行十多人,說多不多,說少也不少,搞不好隨時有麻煩,幸好其中一位阿姨是經驗豐富的導遊,有她在場,我們就放心了。

辦過登機手續,我們在一間上海菜館小吃一頓,然後往閘口登機,期間一直沒有見過淘的朋友,直至登機後,才跟他們相遇,簡單打過招呼後,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,等候起飛。今次我又有幸坐在窗口位(淘按:有人搶位。),心情十分暢快。由於是搭夜機,可以居高臨下觀賞維港夜景,但當飛機進一步爬升,我看到香港上空彌漫著一層煙霧,市區一帶尤其嚴重,想到平時活在其中,不禁有點嘔心。

不用多久,窗外變得漆黑一片,沒有光害,星光格外耀眼。由於飛機正在萬呎的高空上,由窗口望出去,彷彿被星海包圍,跟在地上看星,完全是兩回事。

半睡半醒,迷迷糊糊間到了關島,落機後有專人接送,他就是導遊,過程有點小曲折,見淘的遊記,不贅,反正不是大問題,結婚最緊要開心,對不對?

關島簡史

關島是西太平洋島國,由一八九八年起,即為美國屬地。太平洋戰爭爆發後,被日本佔領。一九四四年,美軍大反攻,把日本人趕出關島,一年後,日本投降。早期的關島總督由美國總統任命,跟英殖時期的香港類似。一九七零年改為民選,任期四年,可連任一次。

關島風情

關島的賣點,是自然風光:一望無際的海洋,配上萬里無雲的藍天,簡直是人間天堂。淘說泰國、印尼等地都有類似美景,但我對東南亞有偏見,不欲前往。而關島遊人較少,即使在著名景點,也不見擠擁,可以靜心觀賞。如果是東南亞,恐怕人山人海,嘈吵非常,甚麼雅興也沒有了。

第一次到關島,酒店錢自然不能省。選了一間面向海灘的房間,最遠處是情人崖。海浪隨風而來,由遠而近,一個接一個。風聲,浪聲,聲聲入耳,構成一幅美麗而寧靜的圖畫。在這裡獨坐一個下午,絕不嫌長。

天堂無疑也。
天堂無疑也。

入夜後,我特意遠離人群,在酒店旁的草地,仰望天上繁星,心中響起理查克萊德曼的Laphard Melody。宇宙穹蒼,萬籟俱寂,最好發思古之幽情。

想當年,美日逐鹿大洋,關島是其中一個要塞。就在酒店對出的灘頭,雙方爆發過激烈的攻防戰,槍林彈雨,隱約重現眼前。為國之名,多少年輕人魂斷異鄉,又有多少父母哭斷腸?眼前的大海,猶如一個無名塚,埋葬了無數死難者。他們原本擁有大好前途,是社會棟樑,可以幹一番事業,卻生不逢時,慘被送上戰場,從此一去不返。他們有冤無路訴,只能在大海深處獨自哀鳴。昔日的殺戮,今日已成歷史;硝煙飛逝,歲月如梭,留下來的,是片片哀思。誰對誰錯,已經不再重要,但願死者安息。

戰爭遺物。
戰爭遺物

關島有自然美景,也有購物中心,甚麼名牌都有,不及香港平,但也不算貴,起碼不及歐洲貴。關島遊客以日本人為主,佔總數七、八成,所以不少店舖及街道也是英日對照,方便日本遊客。當然,日本人並非獨愛關島,只是夏威夷太遠,由日本出發,要坐八小時飛機。而關島在日本與夏威夷中間,航程只需一半,而景色相若,自然大受歡迎。加上關島曾是日本殖民地,有歷史情意結。日本人到關島,一為旅遊,一為憑弔,當地人有福了。

只可惜沒Chinese Sales Office。
只可惜沒Chinese Sales Office。

除了陽光與海灘外,關島還有甚麼呢?論歷史,關島相對短暫。論文化,關島更是乏善可陳。惟一可觀之處,是殘剩的殖民地色彩和昔日的鄉土風貎,例如總督府、阿加尼亞大聖堂、查莫洛村等。當然還有太平洋戰爭博物館,可惜所到之時,適逢閉館,不得其門而入。

教堂內景,跟歐洲的大教堂,當然是兩個回事,但已經遠勝香港的教堂了。
教堂內景,跟歐洲的大教堂,當然是一天一地,但已經遠勝香港的教堂了。
查莫洛村遺址。
查莫洛村遺址

活在關島

關島沒有高樓大廈,只有平房。經濟以旅遊業為主,島上沒有多少工廠,必需品都是進口,其中包括食水。居民不是做遊客生意,就是打政府工,也有少數做寫字樓,但真的很少,其餘的,都是靠救濟過活。導遊對後者沒有甚麼好感,覺得他們不勞而獲,蠶食納稅人的貢獻。我是遊客,對關島的福利制度所知不多,但觀乎當地人生活之悠閒,似乎導遊所言非虛。

至於交通工具,大部份關島人都是自己駕車,巴士多為遊人服務,的士更是難得一見。由於交通不便,有些餐廳會為食客提供專車接送,往返酒店,服務非常周到。當然,事前或要由導遊安排。

吃在關島

關島是美國屬地,飲食文化自然以美式為主。初到關島,看見不少「航空母艦」遊走於街道上,平均有三、四百磅,可見關島跟美國一樣,癡肥問題極為嚴重。心裡不禁奇怪,到底他們是吃甚麼大呢?答案很快就知道了。

就在落機的第一日,薯淘辦過註冊手續,準備在商場內的food court醫肚。環顧四周,沒有甚麼特別想吃,於是選了Burger King。看看餐牌,有單層、雙層及三層漢堡套餐;單層我怕吃不飽,三層又怕吃不完,於是選了雙層漢堡,連薯條汽水,共兩個餐。我有自知之名,由英文淘代為order,但店員心不在焉,竟然落錯單,由兩層變三層。算了,懶得交涉,殊不知拆開一看,漢堡闊如人面,比平時吃到的大一倍,薯淘合力,才勉強吃下一個,另一個真係無能為力,惟有帶返酒店給親友吃。早知如此,叫一個餐算了,省回幾十元。也難怪關島滿是「航空母艦」,這些快餐根本不是正常人吃的。

平生第一次逛外國超市,好興奮呢。
平生第一次逛外國超市,好興奮呢。

晚餐又如何?經導遊介紹,先在Risturante Italiano Capricciosa吃意大利菜,包括薄餅、肉醬意粉、墨魚意粉、魷魚圈、炸飯團等,是典型的美式意大利菜,像Pizza Hut之類;味道不俗,價錢相宜,跟香港差不多(每位一百港元有找),加上服務良好,其中一位侍應是日本人,明顯是為東瀛客而設。總體來說,值得推薦。

第二日,薯淘在St. Porbus Chapel舉行婚禮,蒙主保佑,過程順利。

教堂內景。
教堂內景
早知在關島影相如此美,就不在香港影了,省回幾千銀。
早知在關島影相如此美,就不在香港影了,省回幾千銀。
這才叫無敵大海景,地點為情人崖瞭望台。
這才叫無敵大海景,地點為情人崖瞭望台。

禮成後,時值黃昏,大家稍事休息,然後跟導遊去吃日本菜,名為Joinus Keyaki Japanese Restaurant,老闆(主廚?)也是日本人,知道我們遠道而來,特意出來跟我們打招呼。坐定後,大家為點菜七嘴八舌,吵過不停。不知是誰想吃鰻魚炒飯,但餐牌沒有,跟侍應糾纏了一輪,不得要領,於是再請老闆出來,今次由日本淘出馬,大家同聲同氣,老闆答應為我們特別製作,但不是我們食慣那一種,且開價不菲,似乎不太化算,惟有作罷,改點其他菜,份量極大,令人想起「航空母艦」,卻少了點傳統和食的精緻;味道雖然可口(燒肉除外,硬而無味,且肉汁欠奉,跟我們的廣東燒肉相距極遠),卻非正宗,顯然經過美式改良。價錢比昨晚稍貴,也是可以接受,起碼比酒店平。

講開酒店,薯淘每日都憑券吃免費早餐,選擇比預期豐富,既有美式炒蛋加煎腸,也有中式白粥,還有日式麵豉湯和韓式泡菜,可謂應有盡有,充份照顧了各式人種的口味。連續幾日,薯淘都吃到反肚而回,不吃午餐也不覺肚餓。之前去上海,已經是早餐當午餐吃了,現在故技重施,仍然可行,似乎日後去旅行,可以cut budget了。(淘按:有人事隔年多,印象仍然很深。)

第三晚,阿姨介紹薯淘到一家上海菜館吃飯,位置頗為偏僻,到達之時,只見一枱有客,共兩名老外,不禁有點猶疑。但阿姨說中午光顧過,有一定水準,可以放心一試,於是叫了幾個地道上海菜,老實講,賣相普通,略嫌油膩,但比起之前的意大利菜及日本菜,這間上海菜館算是比較正宗了,以關島來說,不能苛求了。跟老闆娘閒談,得知菜館開張已經一段時日,但每日只得小貓三四隻,是做一日,蝕一日,不知如何時好。剛巧導遊在場,老闆娘馬上給他一張卡片,請他日後帶客光顧,幫補幫補。導遊表示有點難度,因為遊人愛吃西餐,和食次之,中菜則少人問津,但會盡力而為。希望老闆娘守得雲開見月明吧。

還有件事值得一提。當晚老闆娘非常友善,知道薯淘新婚,特意送了一條貝殼頸鍊給新婚淘,以表心意。但她平時少帶飾物,回港後放在一邊,長期封塵。最近搬屋,給她掉了。當時我勸止不果,事後才想起,可以掛在屋內,當作牆飾或甚麼的,留個紀念。現在無了,實在有點可惜。(淘last按:相信如我默許,有人可能會在垃圾堆中發臭度日。)

呀,差點忘了。原來關島也有「鼎泰豐」,不過是頂你個肺個「頂」,當然是老翻了。如果閣下下次到關島旅遊,不妨一試,看看會否食到頂心頂肺。

頂頂大名的頂泰豐,到關島必食餐廳。
頂頂大名的頂泰豐,到關島必食餐廳。

不知不覺,關島之旅到了最後一日,薯淘跟導遊到了Dennis Restaurant吃午飯,是一間美式快餐連鎖店,我叫了日式雞肉炒烏冬,淘和導遊則合叫了一份甚麼三文治,再加蘋果批拼雪糕。後者賣相極差,味道超甜,雪糕似是Dreyers。三文治是正常水準。烏冬有點日式風味,但雞肉無雞味,比我們平時食慣的雪雞還要差,算了,這裡是關島,不是香港。

且說吃飽後,好自然拍拍屁股就走人。導遊問我有無付小費,我覺得奇怪,由於是先付錢,後進餐,還要付甚麼小費呢?他知道後,馬上回頭在餐枱上放下兩元,再跟我解釋:美國沒有加一,食客要自覺付小費,否則的話,侍應會追出門口的。相比之下,都係日本好,不收小費,而服務普遍一流,這才是真正的待客之道。

最後,在機場的候機室,我見識到「最開胃」的美式快餐──炸雞配白飯。兩者毫不相干,又沒有醬汁,乾啃,有甚麼好吃?正在疑惑之際,一艘「輕型航母」走來買了一客,然後滿足地離開,口味令人側目。

短短五日三夜的關島之旅,又要結束。這次旅途非常愉快,盡是美好回憶,不像之後歐洲之旅,那是後話了。薯淘早有默契,在結婚三周年或五周年,重遊關島,以為紀念。

廣告

DIY 婚禮影像後期製作

因為笨看錯銀碼選錯VHS,這年代要找部VHS錄影機看看都難,所以交給天然轉回DVD format。

而經由Raw data downgrade 到VHS 再convert到DVD再convert到avi的視像質素如何?就是如此。頭幾十秒noise很嚴重,但之後的較VCD好多了,最少沒有格仔。

不得不又一次佩服大陸同胞的犯罪精神,software都在綠色聯盟找到,不但翻譯為簡體中文,﹝雖然我還是prefer看英文,因為有些位做得不好變成怪獸字,要估要試。﹞還將多餘部份刪去,既crack software亦將software改至連install也不用,甚至不用改電腦的registry。download rar file,unrar即開folder用,想「uninstall」只要delete folder便可。又,將DVD format轉回mpeg2所使用的是WINAVI 9 。又又,如果家裏有VHS錄影機,其實可駁到電腦自己找software轉成其他media format,或在電視以DVD錄影機錄下來也行。

現在正慢慢玩Adobe Premiere Pro C3,唉,小時偷針,大時偷……不過,合理化地說,都是一些本來想也沒想過要試的programme呢。若我做得還不錯才放上來吧。

好懶地只是抽了一條watabe原本的soundtrack,用大部份她替我們cut好的片段,所以很爆白,亦沒有加任何視像效果,條聲亦冇fade out,anyway,睇住先。我係摸摸吓亂整,想複雜d應該睇睇呢類教程

暫完成品在此:

關島婚禮日程篇 – 12月13、4日

view-form-room.jpg 

找到替我們拍照的攝影師Steven Zhao的一個訪問節目片段,那本相集賣USD95,各大Gallery有售。

昨晚已想,如果Steven不出現就算,反正差不多價錢可以到台灣影,還可轉五六七個造型和衣服。但既然他總算聯絡了薯,(我吃完飯和家人shopping,薯和薯媽先回房間。)當然不要浪費關島的美景。早上睡至差不多9點,下樓吃Hilton每天幾乎一樣的早餐,然後家人相量玩這玩那,但反正都不關我們的事,回房再睡。又,Hilton的白粥本應可以加皮蛋、肉絲、肉碎、冬菜、etc etc,奈何事實上只有兩款韓式泡菜,失敗。破舊的房間(我其實喜歡她懷舊的裝修,但懷舊歸懷舊,都要保養的。)無熱水壼、拖鞋、咖啡、餐具、沖涼熱水限時供應等,更失敗。Front desk全無人情味,薯媽英語不靈光,試過不記得其他人房號又找不到我們而打到front desk 想order dinner而無人理會,失敗中的失敗。日本任一家三星級酒店的服務都較此週到。若非地理因素,無敵海景,恐怕趕客效果遠超營業部的找客能力。

差不多11時,準備迎接化妝師,我自行穿好婚紗,因為好像還未穿起這件麗晶訂造的婚紗好好照過鏡,那兒太細,而我又想不是行禮用,隨便收貨。雪紡令我看起來更胖,哈哈,就考考Steven的技術。11時45分,化妝師還未出現,不禁再問一次薯,到底是否11時半,Steven 2時來,應該不用化這麼久啊。薯話「唔sure,又可能係12時半。」激死。

12時多,Frank來電,想必是交待一下昨天的事吧。著他上房聊,他指可能昨晚Linda工作了整天,太累而又不知詳情所以語氣差了點。其實只是小誤會,Linda並非要收費,而是想員工使用公司車前先匯報,免得有人濫用。他還說,如果我們出聲要求導遊載我們一段短路程,而Linda都不肯應承的話,那麼Linda就是太unreasonable。聽到他這樣說我們都很滿意,雖然我仍然不滿Linda為何不肯自己清楚說明事件,其實只要她當面解釋只是誤會,我不會多言,錯人人都會犯,就只看事後如何面對罷了。總不成自己和員工溝通不良而麻煩客人後,還要客人主動向她賠個不是吧,有事就找老公出來頂,Frank,唯有祝你下年成功退休。

聊著聊著12時半,化妝師準時出現,美籍韓大眼妹Casey(說是妹,她已有個九歲的小孩,但她看起來真的很年輕可愛。)薯全程坐在露台看海,發他思古之幽情,不理會膚淺的我們化了smoky eyes,Casey弄破指頭,更別說拍照了。Casey的技術一流,平時很少化妝對眼極敏感的我於化眼妝時仍沒流一滴淚。她亦很會讚人,說我有beautiful eye structure,是化起妝來會好覺,好好看的那種。(我其實不太明白,但她說有些人化了和沒化沒有兩樣的,反正聽者受落便行。;p)

2時Steven出現,但他當地的助手遲到了廿分鐘,跟Steven於車上邊聊邊等,亦不覺太久。我們選的package是拍攝三個地方,約3個半小時,我打算選Asan Bay,情人崖和遊客區,但Steven說關島的城市不是太夠特色,不如帶我到當地人才會去的Tanguison Beach,而遊客區亦會替我拍幾張。好,那便起行。

dance.jpg 

先是Asan Bay,說來巧合,數對新人包括我都是使用Canon機,雖然我是傻瓜機,人家都是EOS加長鏡頭的。Steven反而是用兩部Nikon。他是學畫畫出身,而不是學攝影的,所以注重構圖之美多於技術方面。和新天地拍的十分不同,他不會去遮住我的麒麟臂,不會叫我們站定,笑。而是跑、跳、跳舞、散步,大部份相片都是動態的,他負責捕捉那完美的一刻,一個角度。薯的跑姿十分搞笑,因為他一直不習慣要真的跑,所以很多幅都是明顯的扮跑姿勢,看他的扭扭舞。而我的裙過長,跑跳間已拉破了裙尾,所以不敢換另一條我較喜愛的裙,怕同樣弄破。而雖然如此,仍是有不少好照片,像我最喜歡的這張。

palm-trees.jpg

然後到遊客區DFS外的大街,途中Steven叫助手為我們摘了樹上新鮮的雞蛋花,他說這花較我的絲花球和關島更貼切。原以為只是拍幾張,但Steven替我們拍了十來二十張,還很努力等那輛紅色巴士經過,可惜始終等不到。全程我們都受人注目,有整車日本仔目不轉睛;司機停下響號拍手;不少當地人和日本人跟我們道賀;我統統報以大笑(已不是微笑了),致謝,揮手,真的很像當了名人。還踫到cx747駕車經過呢,他同樣響號停下揮手,很好玩。不知薯是否只顧做名人,忙了看我,一腳踏在我的裙上把我向後拉。裙子沒有再破,倒是似乎從Asan Bay起,拉鍊已拉開了數寸,難怪裙子越來越鬆。忘記它,別說城市不夠特別,我覺得顏色還是很吸引的。

city-2.jpg

再到情人崖,自費每位3美元上最高處,很美,這裏只有海和天和日本妹,沒有其他。什麼?相太小,那便按下面shutterfly的link full screen看吧。因為照片太大我resize了,可能有點模糊。

2-lovers-point.jpg

最後到達Tanguison Beach的一角,一腳踏上去,沙、石、草、還有一大堆黃絲蟻,一上身便是瘋狂亂咬,痛得我彈起,但Steven叫我們忍一忍一時之痛,拍出來的照片美才最重要。幸好不是紅火蟻,要不然忍完一時之痛,也沒命看照片呢。

ant.jpg

最後是沙灘,Steven隨手將樹枝作裝飾,加上朵朵雞蛋花製造藝術效果,不錯。我到關島數天還未踫過海水,終於能在海灘洗洗手。

beach.jpg

結束了,我們像擔完數天泥般累,但幾天都沒游過水,回去玩完拆頭遊戲,火速換泳衣下泳池玩滑梯去。忘記帶卸妝用品,所以一對熊貓眼將維持到明天。

Steven於十四號早上將CD交到front desk,wow,足足給了我們二百多張相,為免大家看到頭痛,並經Steven email的建議後,想放三十多張便算,不過我cut的薯又不想cut,薯想cut的我又不想,哈哈,還是四十多張。Steven並更正了我關於化妝師和海灘名字等內容呢。總括來說,幸好Steven沒有飛機我們,和他拍照很好玩。他很專業,拍出來的效果亦很好,而且關島景色本來如此,不用電腦整色整水就已經有完美的色調了。其實他亦有解釋過,唯一一次和客人商討好決定不拍是因為天氣問題,可惜客人當時表面上同意,回港後卻指他放鴿子呢。

outdoor-2.jpg

游泳完畢,不用煩,今日家人推介食上海樓。由於交通不太方便,很多食肆都提供接送服務。我不知他們怎樣找到這店,反正亦是合格的上海菜就是了,在關島不能要求太多。老闆娘很友善,知我們新婚還送我一條貝殼頸鍊。吃罷回到酒店旁看星和看另一間教堂St. Grace,很舒服,很寫意,不想走呢。

st-grace.jpg

最後又是睡覺,14號的早餐,和薯研究做什麼好。我說看水族館他說規模小,我說坐直昇機或駕駛小型飛機他嫌貴,其餘節目沒有興趣或不夠時間。罷了,反正他說就算周年紀念不回來,(注意是回來,而不是來。^^)隔年亦可再到來,下次再駕飛機。今天就玩玩浮潛算,器具都是酒店免費借出。由沙灘海岸線對開一百數十餘米範圍,水深亦只到胸口,滿地海參,很多種不同的魚類,雞泡、tang、獅子魚、炮彈、蝦、質及量都比我想像的高,選浮潛是正確的。而中午時份遊客亦不多,只須做足防曬,玩一天也不夠。提早申請5點late check out,此時Linda又出現say hi,不過我沒有什麼話跟她好說,前天才這樣對我,今天要我理你,別傻。所以就跟導遊車離開,不忘交給他小小道謝字條,內容當然只謝他和Frank了。

到機場後重遇Roy三人,原來男仔出關要搜勻全身,可憐,美國人真是……算了,是次旅程整體很愉快,下機時WA的Joby第一時間打來致歉,並說要送禮給我們呢。唉,這樣才是做生意嘛,反正一切順利進行,還有什麼再需要擔心呢。容我先到ky23做本DIY相簿。